不必悲秋伤春,每个人都是别人的风景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20-11-09

不必悲秋伤春,每个人都是别人的风景,不必太在意自己在别人世界的样子,学会欣赏眼前的风景,也乐于自己成为别人的风景这个现实。秋雁飞过,怀念被大雁带走的童年梦想。

秋雁飞过,怀念被大雁带走的童年梦想

在江畔散步时,一群大雁排成人字形从天空飞过,突然之间便将秋天的感觉加重了,一些关于秋天的故事便不由自主地泛上了心头。

我对爱人说:“大雁都是春天由南向北,冬天由北向南,为什么我在汉中看到的都是东西向飞的呢?”爱人笑着说:“可能山太大,要找个矮的地方飞过去吧。”

关于大雁的故事非常多,关于大雁的诗文更是浩如烟海,而我的记忆中,也曾有很多关于大雁的记忆,尤其是在山中的童年时光,大雁带走了太多梦想。

我说:“小时候在山里,看见大雁,就喊‘一条线一条线’,大雁就排成一条线。喊‘簸箕圆簸箕圆’,大雁就会排成一个弧形。”爱人笑着说我吹牛。

但这的确不是吹牛,那个时候在山里,大雁南飞的时候,我们放牛娃总会对着天喊,这个行为据说是一代代传下来的。

有时候真的能看到大雁阵型的变化,但是与我们的喊叫有没有关系,就不得而知了,只是那种童趣却在山里持续着。也在我们的心中,留下了很多关于老家山区的童年记忆。

不必悲秋伤春,每个人都是别人的风景

城里四季不断的鲜花会将缤纷延续,季节的变化也许只能通过温度来体验,又或许能在落叶上感受到。而此时银杏树正在变黄,那种淡淡的黄绿色显得十分明朗,有种恋恋不舍的纤柔。

枫树更红了,樱花树也在落下泛红的叶子,万年青却长出深红色的新芽。秋天没有太多萧瑟的感觉,却有着一种别样的生机。

悲秋伤春的情怀是少见的,也用不着悲秋伤春。因为那种悲伤起始与岁月无关,与四季无关,与花草无关,只是自己内心的一种寄托。

我们在江畔行走,说着天空的大雁,说着身边的树木,说着那一只只在江滩觅食散步的白鹤,仿佛自己也是这个秋天的一种景观了。

又何尝不是这样呢?想起卞之琳的诗歌《断章》: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”

也许这就是一种人生吧,每个人都是别人的风景,不必太在意自己在别人世界的样子,学会欣赏眼前的风景,也乐于自己成为别人的风景这个现实。

肃竹2020.11.5于勉县(原创作品,严禁侵权)